网站首页 关于酝星 音乐推广趋势 原创歌曲推广 音乐推广公司 部分合作歌手 艺人资讯 有问必答
 
地址:合肥市长江西路304号鑫鹏大厦21楼<2106——2107室>(三里庵国购广场西侧对面苏宁电器楼上)
18955100477
18955100477
18955100477
18955161022
13349096252
18955102400
13349096252
18955104855
13355101432
18955104255
18955104277
13349096252

传 真:0551-5307418 座机:0551-5306418
网 址:
www.yunxingwenhua.com
http://www.niangxing.com
电话:0551-5306418 传 真:0551-5307418

 
 
您现在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人资讯 > 详细信息
网络歌手十年发展综述
信息来源:本站 | 发布日期:2013-03-09 | 阅读2438次 【打印】【关闭

    提起“神曲”,你想到的是《老鼠爱大米》、《爱情买卖》,抑或是现在已经“走向国际”连NBA赛场上都会出现的《最炫民族风》?抛开傲慢与偏见,神曲的制造者们到底生活在怎样的状态?2002年,雪村的《东北人都是活雷锋》被制作成Flash动画在网上迅速走红,这一事件后来被视为中国网络歌曲的启蒙。此后的十年间,虚拟的网络催生出了一批草根歌手,刀郎、庞龙、杨臣刚、香香、刘嘉亮、许嵩、慕容晓晓、凤凰传奇……他们与同时期一样炙手可热的选秀歌手,不可扭转地改变了中国流行乐坛的格局。

  十年发展撑起半壁江山
  中国音协产业发展委员会主任钟雄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无论从群众基础还是市场地位,所谓的草根一族,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内地乐坛的主导。钟雄兵透露,去年中国数字音乐的市值已达300亿元,由于目前国内的主流歌手基本上还是依赖于实体唱片,所以这300亿中绝大多数都是由网络歌手创造的。“从经济效益来看,网络歌手已经占到主体地位了。”而中国音协另一项市场调查也显示,网络歌曲覆盖的受众群体已达80%,远超那些港台地区歌手以及内地主流歌手作品的影响力。

  对此,以一首《老鼠爱大米》在网上走红的杨臣刚表示深有体会,“我现在走到二三线城市,很多老太太都会唱这首歌,我去广场上看人们跳舞,放的歌也都是网络歌曲”。网络歌曲的走红,也让这些草根歌手的身价水涨船高。“凤凰传奇一场商演的价格已涨到55万元,你去请还请不到,得排队等档期。十年前,他们唱夜店时,两万块都没人请。”钟雄兵表示,不管外界如何看待这群草根歌手,他们已经抢走了很多传统歌手的饭碗。

  素质参差难被主流认可
  叫座却难叫好,网络歌手边缘化的生存处境与他们的市场地位却极不相符。上海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周凯对此打抱不平,“快餐文化只不过是个现象,不是说没有文化底蕴,网络歌曲也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,这些草根歌手从幕后走到台前,很不容易,我们应该祝贺”。周凯坚持时间是检验作品的唯一标准,不可否认,这十年里确实流传、积累下了一批优秀的网络歌曲,“至今还被老百姓传唱,说明大家是认可的”。

  钟雄兵则表示,这个问题在中国音协内部也引发过激烈争论,传统歌手和草根一族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嫌隙。“有些传统歌手看不起草根歌手,觉得他们的走红有太多投机取巧的成分,甚至不愿和他们同台演出。”他认为,个人素质参差不齐确实影响了网络歌手给人的整体印象,“网上不是有一个段子嘛,说跟你聊天的不知道是只狗还是个人,大家对你这个人无从了解,难以信任,这是网络歌手的劣势”。

  但钟雄兵又搬出了邓丽君来举例,“我在想当年邓丽君被认为靡靡之音,不被主流认同,但最终还是时代做出了选择,没人能阻拦”。

  数字音乐亟待市场规范
  网络歌手、草根歌手、选秀歌手———当成名已经不是挤独木桥,人们又发明出了这些“标签”来加以区分,但归根结底这些“标签”都无力改变传统歌手逐渐失势的现实。

  钟雄兵也提到,现在对“网络歌手”的定义越来越模糊,像凤凰传奇的很多作品是从网络上走红的,但他们的人被广大观众熟知却是因为央视的星光大道和春晚。随着实体产业的衰败,数字音乐显而易见将取而代之成为新的主流。

  作为音乐产业领域的专家,钟雄兵指出当下落后的行业法规是制约数字音乐发展最大的绊脚石。去年300亿元的市值中,经纪公司和歌手只能拿到其中2%的受益,尤其是在彩铃收入上,三大电信巨头制定了整个游戏规则,歌手和经纪公司根本就没有发言权。而在成熟的欧美市场,合理的受益分配是运营商占30%,版权所有者占70%。

  正是因为大多国内的网络歌手无法从版权渠道获得应有的收益,从而影响了他们继续创作的动力。“所以很多歌手只要有一首歌火了,就不停地跑场子赚钱,趁着人气旺的时候漫天要价,能捞一笔是一笔,其实他们也是这种畸形规则下的受害者。”杨臣刚也表示,当年与他一同出道的网络歌手都因为没有后续作品,演出越来越少,生活越来越窘迫。“现在我的收入也主要靠演出,但我还是努力在写一些歌,好不让大家忘记我。”

  生存调查
  网络歌曲也尴尬
  杨臣刚告诉记者,《老鼠爱大米》当年曾创下单月彩铃下载量600万次的纪录,至今无人能打破,“我签约的公司一年从这首歌进账几千万元!”然而,巨款与网络歌手似乎无关:“当初自己不懂增值业务,一分钱的分成也没拿到。”对网络歌手来说,歌红人不红是普遍现象,因此,在收益分成上基本没有太多话语权。杨臣刚告诉记者,“我们做音乐,已经不是为了卖钱,而只是作为‘名片’,去争取商演和代言的机会”。

  相对于传统唱片工业,网络歌曲因为其门槛低,还是吸引了无数人杀进来,杨臣刚说自己当年做是“无意的、单枪匹马的”,而现在是“一群人在做”。钟雄兵也介绍说,十年前,网络歌手只有五六个,现在已经庞大到5000至6000个,已经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群体。人多了,想再出神曲,却变得难了很多。

  杨臣刚坦言:“很多网络歌手已经被淡忘,现在很多人都没演出,生活很窘迫。”钟雄兵相对要乐观一些:“包括现在很多传统歌手发片,都通过网络推广和传播了,网络歌手和传统歌手的界限已经比较模糊了。”同时,不少发端于网络的歌手近年来也开始回归传统媒介寻找助力。“凤凰传奇”虽在网上混迹多时,但最终成名却是央视的“星光大道”。据透露,该组合如今的出场费已达50万元,而在登上“星光大道”之前只有两万元。

  登天之路
  微博+音乐迅速走红
  值得关注的是,这些网络歌手都有一个共性:他们习惯于借用腾讯微博推介新歌曲。随着微博、SNS等社会化媒体的兴起,自传播,也称作病毒式传播,越来越受大众特别是草根阶层的青睐。网络歌手能够迅速在网络上走红而且拥有数量壮观的粉丝群,一方面是由于这些歌手的“平民风格”或“地域风格”,即对于民间音乐文化的挖掘和对各民族原始音乐资源的运用,使他们的音乐具有很强的娱乐性,还原了音乐最重要的功能。

  另一方面则是社会化媒体发挥了病毒式传播效应,使得粉丝数裂变式地自增长。网络歌手的成名是网民的点击率所决定的,很多网络歌手在最初的时候没人宣传、没人推广、更没人炒作,正是因为“接地气”,也就是拥有最广泛的受众群体,才如此受欢迎。

  2011年,我国数字音乐用户近11亿人,其中,在线音乐用户数为3.8亿,无线音乐用户数为7亿,用户规模的扩大极大地推动了网络音乐服务商业价值的提升。

  网络歌手不仅为歌坛制造了空前的自由,也使中国音乐掀起重大革命。例如,近些年,大量网络音乐作品傲然占据最高下载率榜首位置,进而在手机增价服务中产生了数以亿计的市场收益,平均每首大热门歌曲都达到数千万之多,为音乐行业找到了“有中国特色的经营模式”。

  2011年我国数字音乐总体市场规模已达27.8亿元,同比增长20.8%。数字音乐把唱片传统行业改造成了IT行业,数字音乐改变了音乐的传播和销售渠道,让音乐销售由有形的CD载体变为无形的数字载体。

关于酝星| 联系方式| 有问必答|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0-2011 皖ICP备11001190号 酝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| 本网站法律顾问朱善略律师